澜湄旅游城市合作联盟自驾线路调研侧记


澜湄旅游城市合作联盟自驾线路调研侧记

2018年11月25日至12月3日、2018年12月9日至20日,在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的指导下,由中国旅游研究院昆明分院暨云南省旅游规划研究院牵头,澜湄旅游城市合作联盟(以下简称“联盟”)调研组对澜沧江—湄公河国内和国际段自驾线路进行了实地考察和调研。

调研组对沿途自驾线路情况、沿线城市旅游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合作方向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了解和多方考察,与西藏昌都、青海玉树和老挝、缅甸、泰国的各界代表进行了座谈。各方一致表示,携手推进联盟建设,助力澜湄合作,为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贡献力量。

随手一拍都是“大片”

“这条线,随手一拍都是‘大片’,修图软件纯属多余。”行程才开始,研究澜湄沿线资源开发和线路规划的云南师范大学研究生张煜紫感叹道。途中,澜沧江一直伴我们左右,沿着这条落差近5000米的大河北上,所有人都对这次考察充满了期待。

梅里雪山,云南境内最高峰。当调研组来到飞来寺,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巍然屹立。那画面,美如诗。

沿江而行,调研组来到柴堆乡,天空中飘起了晶莹的雪花,世界宛如童话般美妙而纯真。澜沧江总长近5000公里,当我们穿着羽绒服在上游打雪仗,而在下游湄公河出海口越南九龙江,那里的人们可能正穿着T恤、在湄公河畔喝冰咖啡吧?真想让大河之水把我们的问候送给下游的朋友们:欢迎你们到大河的上游——中国来玩雪!

“澜沧江流经众多民族地区,能否在沿线合适的地方开展漂流运动?这样不仅能把体育旅游和民族文化结合起来,还能带动脱贫工作。”西南林业大学讲师段炼是资深漂流爱好者,沿途他一直在考虑以户外运动旅游为主题的合作方案。

调研组成员段超在云南省内从事旅游规划与研究,她表达了赞同:“除了漂流,不论是在老挝琅勃拉邦关西瀑布畅游还是去老挝万荣体验攀岩、探洞、热气球飞行、ATV越野,不同的行程亮点总能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

刺激的运动项目固然精彩,但沿途中“慢下来”的体验项目也别具特色。考察中,调研组观摩了强巴林寺的盛大“辩经”;在石壁前触摸了亿万年前西藏最早的恐龙足迹;爬上普西山“打卡”了琅勃拉邦;还在泰国素可泰公园体验了骑车研学的别样滋味。总而言之,调研组认为澜湄一线旅游资源富集,推进联盟建设的基础坚实、前景美好。

“自然+人文+服务”带来新体验

“再美的风景,总要和人文内容相结合,才更具吸引力。”作为调研组成员之一的国际青年艺术家联盟创始人兼主席王雅贇一直关注旅途中的人文元素。其实,这次考察之行,也是一次人文与自然结合的发现之旅。

“一次吃一小碗,我们会不断往碗里加面条。吃完一碗就从小盆里拿个石头出来计数。本店最高纪录是147碗,打破纪录就能在这里吃一辈子面条。”在云南省与西藏自治区交界的盐井纳西民族乡,加佳面馆老板娘玉珍热情地招呼着。这样的吃法和玩法,为自驾之行添乐不少。

西藏昌都与青海玉树间的嘎玛乡比如村是远近闻名的“唐卡村”,这里的村民从13世纪起就开始画唐卡,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近年来,随着沿线旅游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游客到村里选购唐卡,他们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再往南走,沿湄公河而行,泰国碧差汶府的纯白佛像与斑斓的琉璃、马赛克、瓷器装饰通过当代的艺术语言,诠释古老的佛教文化;素可泰公园内的遗迹,与古老的印度神话时空交错;缅甸8大生肖和仰光大金塔“星期佛”的对应,是每个到仰光的旅行者都必看的风景之一……“这条线路上国家公园和世界自然、文化遗产星罗棋布。也许一个雕刻或者符号就连接起了各种非具象化的表达。这就需要我们带着发现的目光,寻找它们背后的人文故事。” 王雅贇说。

“以前泰国游都以团队为主,而现在都朝着人数越来越少、品质越来越高的方向发展。很多游客会选择定制型旅游产品,比如选择住别墅,或是选择某一个主题的旅游,有的游客甚至要求导游找当地少数民族,和他们来一场对歌比赛。”泰国段行程负责人阿福说。

遍布泰国的“711”便利店是调研组成员们每天采购必需品的地方。结账时,“微信支付”与“支付宝支付”的提示牌让早已习惯不带现金出门的我们会心一笑。再也不用为换算汇率、不熟悉当地货币以及没带够现金而担心了,大家纷纷点赞。另外,沿途的不少景点,游客只需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就能了解相关信息。不同语种的导览还能解决游客们语言不通的问题。

“自然+人文+服务”带来新体验,这将成为联盟未来推动区域内旅游产业发展的新方向。

合作“好声音”鼓舞人心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