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旅游市场摸索着复工,迎来市场复苏:“走啦!旅游去”


原标题:“走啦!旅游去”

  朱洪应,是云南锦爱旅游集团(下称“锦爱集团”)董事长,1月24日至今,他感受过退团的煎熬,体会过推新线路的忐忑,然后一边期待国内旅游恢复,一边摸索着复工。短短的110天,让扎根云南旅游市场多年的朱洪应毕生难忘。

  停工51天后 “有事做了”

  1月24日,云南省旅行社协会发布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通知。锦爱集团有近600个旅游团被暂停,受影响的游客将近万人。

  停工51天后,锦爱集团3月16日正式复工。安抚游客、帮游客协调退团和退款是当时集团最主要的也是唯一的工作。朱洪应召回了100名员工。

  疫情之前,锦爱集团的主业是出境游。原以为国内疫情结束,旅游市场就能恢复,没想到境外疫情开始爆发。朱洪应思来想去,觉得“云南人游云南”的省内游会是突破点。于是,朱洪应让一部分员工把出境游操作经验嫁接到省内游,策划新线路产品。

  3月20日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发通知,恢复除跨省、跨境团队旅游业务及“机票+酒店”旅游业务外的其他经营活动;3月23日昆明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20条工作指南,指导全市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复工复业。

  得益于对省内游市场的早准备、早谋划,通知发出两天后,3月25日上午8点,锦爱集团的“走啦”周边游首发团出发了。分别搭载28名昆明市民的两辆旅游大巴从昆明国际会展中心启程,前往寻甸阿拉丁小镇、玉溪抚仙湖进行一日游。这也是锦爱集团疫情后发出的第一个旅游团。

  复工27天后 千人团多线齐发

  复工27天后,4月11日,朱洪应连发3条朋友圈,“千人集散多线齐发,锦爱集团吹响旅游复苏号角”。

  这天,“阿拉丁小镇”“琉璃万顷抚仙湖”“探秘元谋”“东川太阳谷”“最美大滇西”……“走啦”系列30多个旅游团从昆明出发,带着1000名游客前往玉溪、楚雄、红河、怒江等州市。

  “我在阿拉丁现场”“我在抚仙湖现场”“我在武定狮子山”“我们在元谋现场”……随团导游自拍的小视频,被集团收集、剪辑成一个小短片。朱洪应把短片发到了朋友圈,这个短短15秒的小视频,在旅行社同业中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疫情之前,做周边游的旅行社很少,因为利润低。但在目前的状况下,即便利润不高,旅行社也可以出来挣一挣。”朱洪应说,他想通过“千人集散多线齐发”,给沉寂两个多月的旅游业“提提神、加加油”。

  千人团的成团,给了朱洪应巨大的惊喜和更多的信心。于是,集团乘胜追击,设计、推出更多省内游线路。

  目前,“走啦”系列已有超过70条精品线路,从昆明周边一日游到怒江八日游,涵盖踏青、探险、亲子、温泉养生、徒步等各种主题。参团的游客数量保持稳定增长,日均发团量在10个左右,游客数量200-300人,常规带团导游达到50-60人。4月份参团游客近7000人,预计5月份将突破1万人。

  复工55天后 新线路如雨后春笋

  精细化的旅游线路快速产出的背后,是因为集团内部形成了近30个线路研发小团队。同时,集团明确每个团队创造利润的70%可以自留。团队成员的积极性被极大地调动起来,学习目的地的历史文化知识、踩线,甚至自学视频剪辑、图片拍摄等技术,为的是推出更多受市场欢迎的好线路、好产品。

  目前,弥勒东风韵·太平湖一日游、寻甸阿拉丁小镇一日游、抚仙湖一日游,是销售情况最好的3条省内游线路,每周发团量分别不少于15团、10团和6团。部分一线员工每月工资能拿到8000元-9000元。整体来看,复工以来,包括旅游汽车公司、文化传播公司等在内的集团各板块一线员工的平均工资在4000元左右。

  虽然省内游做得不错,利润却不高,但朱洪应说还是会做下去,什么都不做,企业哪里来的收入?员工的生活又该怎么办?只有积极复工复产,企业才能活下去,等待旅游市场真正恢复那一天。在率先推出省内游线路之后,他又谋划起推出甘肃、新疆等低风险地区的线路产品。

李思凡

  面对旅游市场目前的困境,昆明众多旅行社并没有停下来。在做好游客退团、退款的同时,部分旅行社积极自救,或跨界卖起生鲜、特产,或积极策划全新的线路产品,等待旅游市场复苏。

  不仅是锦爱集团,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昆明旅行社积极投入复工复产。针对疫情后的旅游新需求、新特点,旅行社在全省各地踩线、发掘新玩场,并将这些资源整合起来,推出种类繁多的“云南人游云南”线路产品。市场热情的回升也让旅游业开始提振信心。“目前,我们已完成跨省游的游客需求调研。跨省游一恢复,我们马上就能把丰富的线路产品推出来。同时,省内游也会坚持做下去。”朱洪应说。

  一个生机勃勃的夏天,值得期待!(李思凡)

(责编:木胜玉、朱红霞)

  • 随机推荐